【中国引力波】胡喜、何昌华:报效祖国 成就自我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31 10:58

2017年12月3日晚上,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在乌镇一家普通的咖啡店里,一场十多人参与的咖荟正在进行,参加者多是一些网联网行业中的海外归国人员,“聊天”的内容很有意思,他们有个提法叫做“西天取经,大圣归来”!“大圣归来”是蚂蚁金服海归员工微信群的名字,这家公司的“硅谷帮”,是海归精英汹涌回归的缩影。

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 计算存储首席架构师 何昌华:从我个人的角度我是比较相信中国未来二十年的崛起,所以我觉得如果你能够在一个这样的过程中参与在其中有一些贡献的话,这个对你人生会有一个很大提升。

何昌华,现任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的计算存储首席架构师。在别人眼里,他可算个老“硅谷”了,他在全球明星科技公司思科、谷歌、爱彼迎都工作过。而在半年前,他选择回国,加盟蚂蚁金服。

何昌华:现在回来六个多月,我现在坦白地说,肯定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跟国外的生活,各种各样的习惯,在公司内部,但是我自己心里觉得或者说至少是到现在六个多月,到现在为止我觉得当时的选择是对的。

何昌华选择回国,与坐在他旁边的这位名叫胡喜的人有关。胡喜,阿里巴巴最年轻的合伙人,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的副总裁。除公司日常业务外,这几年他还有另一项任务,就是去美国硅谷看项目、挖人才,几乎快成了一名职业“猎头”。

阿里巴巴合伙人 蚂蚁金服副总裁 胡喜:一般情况下我们去面试,找人的时候一定是看这个人是不是有愿景,是不是真的是你在你的工作当中的话,是会追求你工作的成就感,如果是有大的愿景,带着梦想一直在去做的话,这样的同学你只要跟他聊过一两次,像昌华的话来回几轮,昌华就决定要过来了。

何昌华是湖北人,今年40岁,大学就读于清华,之后拿到了香港大学哲学硕士以及美国斯坦福大学科学硕士和哲学博士学位,从美国圣何塞德思科,到山景城的谷歌,再到旧金山的爱彼迎,何昌华用12年的时间,在美国硅谷打造出一份在很多人看来几乎完美的职业履历。2016年10月,这位硅谷华人圈里最年轻的顶级工程师成为胡喜的关注对象之一。

记者:你这个行为如果从公司的角度叫搜罗人才,如果站在人家的角度这叫挖墙脚。

胡喜:怎么说呢?我觉得我们当时过去的话还是属于一个谦虚学习的过程,中间的话也是想你是不是可以,比如说大家谈得比较愉快的话是不是可以继续回来。

记者:这个时候就涉及到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吸引力,你能拿出什么,诚意当然是满满的是吧,但是除了诚意之外还有什么?

胡喜:这个是我比较擅长的一点,因为每次我只要谈到这点我就比较能够确定,至少50%左右能打动别人的内心。

记者:用什么去打动?

胡喜:对于技术人员来看的话,最大一点就是成就感,如果是换了一个舞台还可以发挥更大余地的话,就会带来不一样的效果。

何昌华回国之前供职于美国的爱彼迎公司。爱彼迎是美国当下非常火热的一家网络科技公司,它为旅游人士和家有空房出租的房主搭建平台,为用户提供多样的住宿信息。何昌华担任这家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并统领整个公司的技术创新与平台建设。

记者:在他给你提供的这些信息里有没有一个听上去马上你就被打动,被触动的这样一些信息?

何昌华:这个确实是有的,他谈到了很多,但是有一个最打动我的一点,我觉得就是蚂蚁这个平台确实促大了普通人每一天的生活。

记者:为什么这句话会打动你?

何昌华:因为我觉得可能是从互联网企业成长起来的人,事实上你会觉得你做的一件事情,能够触达到比如说几亿的用户,能够让他们每天频繁地使用,这个事实上是一个非常大的吸引力,因为我们知道这种场景下它的潜力是无限的。

记者:你跟胡喜产生联系的时候你当时已经身处爱彼迎了,对吧?

何昌华:对。

记者:它已经是服务于千百万人,上亿人了,它提供的这样的一个场景和你已经供职于、服务于的场景,不都是场景,不都是很多人使用的吗?

何昌华:是的,爱彼迎事实上现在也是硅谷最热的一个公司,但是爱彼迎的场景区别在什么呢?就是我自己。比如说因为公司会鼓励你去用公司自己的产品,然后我发现我一年可能用两次。

记者:属于多的还是少的?

何昌华:我是属于应该是中等的,多的可能五六次,少的可能就是一年一次,或者是两年一次,但是像支付宝这种应用更多的是属于你真的每天都在用。

追求这种大的场景,追求工作的成就感,在何昌华看来,一直他的一种愿景。三年前离开谷歌加盟爱彼迎时,他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在谷歌他已做到了高级主任软件工程师的职位,并获得了公司最高技术奖项。

何昌华:我当时在谷歌的时候有这个感觉,谷歌我们当时做搜索引擎你确实每天用,自己在用,这个时候每用一次你会觉得我做的某个东西提升了它,改变了它,你出去比如说跟你朋友所有的人说我在用这个东西,我觉得这是一种成就感。

记者:你既然这么喜欢谷歌的工作,为什么离开了去爱彼迎?而不是在那个时候,离开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国内的一些快速发展的公司了?

何昌华:事实上我当时在谷歌的时候之所以决定说离开谷歌,谷歌也仍然是非常舒适的一个工作,但是谷歌当时已经进入到一种相对大公司节奏是比较慢的,相当于比如说每天很早就可以下班回家,我们叫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可以非常得好,当时我就想在我年龄段上,我觉得我最能发挥能力的时候,事实上我是希望一天可以掰成两天用,把这个时间能够充分利用起来,能够取得更大的一些东西。

何昌华在谷歌任职期间,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当时的何昌华还没有意识到,他未来有可能会跟这家来自祖国的公司产生联系。

何昌华:刚上市的时候事实上大家有一点犹豫的,并没有那么有信心。

记者:为什么?

何昌华:因为那个时候大家总觉得中国的公司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你的公司,大部分的商业模式是抄美国的,或者说大家就天生觉得你的公司,可能做不到国外这么大,或者大家觉得你的公司可能依赖于,也跟中国整个社会财富这些相关。在中国可能赚不到钱,类似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从技术,从商业角度,从各种各样的角度都有这些考虑。

记者:觉得是冒险。

何昌华:对,觉得是一个很大的冒险,就包括我印象中阿里刚上市的时候,好像股价后来一度跌到很低,但是后来阿里相当于是用一个季度一个季度亮眼的财报告诉了华尔街,告诉了全世界确实中国经济现在是非常健康,非常稳步在发展,这个东西不是泡沫。

身居海外,但父母亲人还在中国,因此,纵然已经在硅谷站稳脚跟,中国的任何变化还是会让何昌华这样的人有所触动。这些年,何昌华回国的次数越来越多,亲眼见到的变化让何昌华时不时会思考自己未来的走向。

记者:为什么?

何昌华:就能够慢慢地看到中国确实是日新月异地发展。

记者:就是因为这种不断地回来,回来,眼睛看到的,所以有发现它的变化是真大。

何昌华:是的。

记者:哪怕隔着也开始密切关注了?

何昌华:对,每一年回来你都会发现,我当时主要回北京,你都发现是翻天覆地变化。我当时回去有时候也会去清华逛一逛,因为毕竟是母校,你就看到整个南门外,东门外,每年回去都是一个翻天覆地变化,确实是你感觉到这个地方真的是在飞速发展,并且是在越来越好。

记者:你之所以密切地关注它的目的是什么呢?

何昌华:密切地关注肯定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自己能够成为其中的一分子。

然而,作为一个靠后台技术吃饭,做到硅谷顶级工程师,而且供职于被认为最有价值的一家公司,他不确定国内是否有合适他的岗位。

何昌华:我就在想国内真的技术有这么强吗?或者需要我们这种纯做技术的人才吗?

记者:基础设施。

何昌华:对,基础设施,这一种事实上是需要一个公司非常有追求,我确实对技术有这个需求,同时我有追求要把它做好,才有可能真正地把它做起来,但是我也是仔细考虑过我这个行业。你一个公司到了一定规模以后,就特别需要我这个行业,就特别需要这种基础设施。

记者:我明白了,实际上是你当时在等待,在观察的时候,是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你希望你有这么多的本事,不是大材小用,要把它放在一个最合适的地方发挥最有效的作用,你在等待这么一个位置。

何昌华:对。

就在大洋彼岸的何昌华向中国不断张望地时候,来自中国杭州蚂蚁金服的胡喜适时出现了。

记者:你在跟何博士谈的时候,收入是重要的一个因素吗?

胡喜:在美国的话按照美金去算,在中国按照人民币算,这完全就是对等差距差了六倍左右,你不可能完全是对等说,我跟你一样的工资,完全是需要降薪过来的。

记者:你会触及这个问题吗?

胡喜:因为你最后聊的时候一定会聊这个问题。

记者:没错,必须得正视这个问题,反正把这事情拿出来说就是这样。

记者:一定各有利弊,那如果留,利弊各是什么?你现在说说。

何昌华:留在美国不动的话,比如说整个生活的物质条件以及整个家庭在一起,这些方面还是会更好一些。

记者:这是利。

何昌华:对。

记者:弊呢?

何昌华:但是确实是必须得看到一点,美国社会现在整个,包括硅谷,应该说硅谷是美国的发动机,但是包括硅谷在内,美国社会整个现在进入一个相对平缓的时期,变化没有那么大。

记者:稳定了。

何昌华:对,相对比较稳定,就像我十几年前去硅谷,事实上跟现在差别没有那么大,几乎没有变过。

胡喜:我觉得这是一个做技术人,当时的一个心态,他会有一个相当于矛盾的心态就是我想回来,我做自己更大的事业,背后还有家庭在那,来回来去要权衡很多,所以说有些时候就是需要毅然决然的感觉。

记者:你说当我们现在说到毅然决然这个词和二十年前的语境,包括十年前的语境还一样吗?

胡喜: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以前海归的人回来的话是说我怎么去报效祖国,怎么去给祖国更多的贡献力量。

记者:反哺。

胡喜:对,反哺,现在完全不一样了,现在是祖国需要你,我有这么大的场景可以在这个场景当中你能发挥自己很大的一个能力,又能成就你自己的一个新的高度,完全是不一样的一个感觉。

最终,何昌华决定放弃花12年在硅谷打下的“江山”,离开家人,远赴15000公里外的陌生城市——杭州。从2016年10月初次接触,到2017年5月正式入职,成为蚂蚁金服首席架构师,这速度让何昌华自己都觉得吃惊。而在拥有8000多人的蚂蚁金服,像何昌华这样有着海外留学背景的,已经占到了8%。他们称自己为“西天取经,大圣归来”。

记者:我估计你在清华读本科的时候,学校的老师也一定会说,包括很多清华大学的著名教授,他们当年也是留美,然后回来用的字叫报效祖国,那个时候真的是舍弃了在国外的一切回到祖国,但是我在听你描述的时候,我觉得你更多的是在成就自我。

何昌华:对,所以我觉得更多的也是,我回来以后也是这个感觉,我们可能不能够再叫说回来报效祖国,或者说我舍弃了,当然确实家庭一方面有舍弃,但是更多的像是一个事实上是有点相当于有句话叫,以前可能是说祖国需要我,现在更多的事实上是说,我需要祖国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